当前位置:手机足球押注 > 娱乐八卦 > 生活有多少波澜,是你的平和
生活有多少波澜,是你的平和
2020-01-07

又看了一遍《天水围的日与夜》,对于一部电影的理解,在不同的年龄段是有不同的认知。其中铺陈的细节,早些年以为是寻常无意义,直到有过相同的经历,才发觉那不经意的台词和动作,其中饱含了生活中无需多言的体悟。

图片 1

那天看了许鞍华导演的《天水围的日与夜》。

图片 2

图片 3

文 | 南风恋

图片 4

文| 一凡

很多的场景是贵姐与儿子在家里一起吃晚餐,几乎没有什么台词,偶尔扯几句家常。若是留心便可发现,几乎每顿饭都是一小碗米饭,一碟青菜,一碟炒鸡蛋。

在众多的香港电影人中,或许很多人都知道成龙、周星驰、王家卫、周润发、王晶等大牌的导演和演员,但是却并不是很多人知道许鞍华这个名字。

起因是,那天晚上忽然有时间,想找一部节奏慢的、贴近生活的电影看,这部很久之前听说过的片子一下就跳了出来。

01

看的出一种略显清苦,却又在不懈努力的圆满。

在2009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的颁奖典礼上,一部没有宣传、没有明星,连大规模上映都没有的低成本电影《天水團的日与夜》成为最大赢家,整部电影的制作成本也仅仅有一百万左右,这样的成本,放在现在估计连个鲜肉明星一集的出场费都抵不上,跟别说跟好莱坞的现象级大片相比,可它一举夺得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四项颇具分量的奖项,电影所获得的成就,实至名归。

《天水围的日与夜》依然是对人事的平淡讲述,如果从电影情节上来分类,大概是属于“反情节”的一类,就是不以戏剧冲突为关键,没有特定的开头和结尾。

许鞍华《天水围的日与夜》,犹如一条缓缓流淌的时间之河,平凡,温暖;平淡、安静;平和,从容。

贵姐一个人扛起家庭的重担,白天在超市工作,下班后从超市购买晚餐的食材,在同样的价位下,挑选着稍微大一些的鸡蛋。

作为香港影坛重量级导演代表之一,她一直以来以关怀现实与人性,风格细腻感人著称,许鞍华导演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一直保持旺盛的创作生命力,她的电影。2008年,许鞍华执导拍摄了电影《天水围的日与夜》。

这部获得了香港第二十八届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奖的大满贯电影,在我看来,有点平淡的可怕。

不是把电影刻意拍成了普通人的寻常日子,而是普通人的寻常日子在电影里充满了浓郁丰满的诗意。

图片 5

当时的电影圈正处于商业化的高潮时期,资金一大笔一大笔地涌入电影制作中区,不少投资动辄上千万,大牌云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影片开头就是鲍起静饰演的贵姐收拾榴莲的长镜头,这个极生活化的场景,有点像李安《喜宴》的开场。

如果没有这样平淡如水的陈述,真是很难静下心来咀嚼:

不起眼的小人物的生活,却又道出许多中年女人的生活态度。不祈求大富大贵,在闲适的平淡里,认认真真的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在大片云集的是当代,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不得不说是“一股清流”。她的片中没有大腕,没有激烈的情节冲突,甚至没有惊天动地的大悲大喜,以写实手法讲述香港天水围中一对母子简单朴素的市井生活。

图片 6

许多人的一生,竟在默默无闻,又勤勤恳恳的付出中悄然度过。

偶尔有一些亮点,已值得一个微笑。就像就时候,和儿子在饭后分吃水果。一次儿子在剥一个榴莲,努力几次也没有打开,贵姐戴上手套,熟练用菜刀把硬壳撬开,用手掰下一块最大个的拿给儿子吃,自己又掰了一块,拿着走到一边吃,说着,唔,很香呢。

香港电影金像奖——许鞍华

毋庸置疑,这样的场景很有带入感,也从一开始就能为电影奠定一种生活化的平淡基调。

周旋在父母儿女、兄弟姐妹、亲友同事的尘俗里,他们任劳任怨,真诚善良。

图片 7

一、家常便饭与母子之情

典型的场景是这样的:

用自己微弱,但结实的光亮,传递着最为朴素、最为感人的生命温情,照耀着沧桑人世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幕,不免让我回忆起小时候和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样子。早早的吃过晚饭,之后一起看电视,热热闹闹的分吃水果。有时是一个西瓜,或者是一个大个的橙子,或者是一盆洗干净的草莓。家人之间没有什么太多的对话,不外乎是很甜,很好吃,还要再来一个吗?果香味在大家尽情享用的表情里,都显得更浓郁一些了。

在《天水围的日与夜》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情节是:

一张桌子,两副碗筷,两盘炒菜,母子二人相坐吃饭。镜头里没有多余的语言,只有咀嚼声和碗筷碰撞的声音。

如果没有这样平凡踏实的奉献,谁能保证社会的大厦始终傲然挺立。

后来独自在外生活,吃水果倒是成了小小的负担。买回的水果自己只能吃一点,而水果又易变质,难以存放,每次都要浪费不少。后来不得不到超市去购买切好的果盒,自己回家对着电脑屏幕吃起来,不免显得冷清。

当教会的学姐问贵姐的儿子阿安,“当你妈妈叫你写作业的时候,你怎么回答呢?”,阿安平静地说:“哦!”,在场的很多人都觉得诧异,然后学姐继续问:“她叫你早点回家呢?”,阿安回答:“哦!”,“那么她叫你不要打长时间的电话呢?”,阿安回答:“哦!”。这种苍白无力的对话,几乎不像是一对母子之间的对话。

“你买报纸了吗?”母亲问。

那些甘愿勤勉努力的普通老百姓,是支撑大厦的基石。

图片 8

阿安跟贵姐,是单亲家庭,一个失去老公,一个失去父亲,母亲和儿子生活了十多年,这在别人眼里本该是一件不怎么幸运的事情,可是在电影中我们也发现,阿安跟贵姐的生活依旧透露着细细的温情。

“没有,今天没出门。”放暑假在家的儿子说。

坚守在底层、基层的平常岗位上,日复一日地燃烧着自己的生命能量,满足人们对于柴米油盐的需要。

电影里梁阿婆是个独居的老太太,性格有些孤僻。到市场去买十块钱的牛肉,还要遭到摊主的嫌弃。吃饭时并无太多花样,中午炒一盘菜配米饭,晚餐再把中午的剩菜热一下吃,镜头下的背影,有孤独的味道。

英国学者费瑟斯通首先提出“日常生活审美化”这一概念,他认为日常生活的审美化具有三个层面的含义,其中一方面是日常生活审美化逐步消解了生活和艺术的距离,将“生活转换成艺术品的谋划”图。电影是日常生活的影像呈现。

再没有其他。

如果没有这样平和豁达的心态,人生将会多么的枯燥无趣。

后来她与贵姐一家成为了朋友,凄苦的日子也有了陪伴。 电影的结尾,是她、贵姐和贵姐的儿子一起分吃一个大柚子。平平淡淡的一幕,却看得热泪盈眶。

《天水围的日与夜》 以主角贵姐与儿子张家安的起居饮食为主线,电影从头到尾保持平稳的节奏,镜头多次对准饭桌,角度几乎不变,通过贵姐和家安在饭桌上的互动交流表现母子情深。

导演有意用极克制简洁的方式去讲述生活。

在汲汲于追逐名利,堆积如山的浮躁氛围中,该如何自求多福。

图片 9

贵姐和家安同桌吃饭的情景出现了8次,主要以晚餐为主,因为这是两人一天中吃得较为正式的一顿饭。中国人习惯在饭桌上谈事情,贵姐和家安母子俩大部分的对话都在饭桌上进行,话题离不开当天的所见所闻,包括买报纸、上团契、探望住院的贵姐妈妈等。两人一般吃两个菜,一个是炒青菜,另一个通常是鸡蛋,张家的饭桌上几乎没有肉的身影

图片 10

看淡了得失、荣辱的无常游戏,在尽人事听天命的安然静默里,绽放出让人遥不可及的生命姿态。

家,不就是有人一起吃柚子,你可以快快乐乐的把“好甜啊”几个字说给别人听的地方吗。

自数年前丈夫去世后,贵姐就独自一人养育儿子撑起家庭。她善于精打细算过日子,教育儿子去OK便利店买报纸,因为那里会多送一包纸巾和塑料袋。

影片前半段,与之平行的是陈丽云饰演的梁欢的生活状态的表现:独居、一人食、中午和晚上没有变化的饭菜。

图片 11

和亲戚外出就餐时,张家母子都会打包饭菜回家作为第二天晚餐的菜。张家目前的经济能力不允许母子俩每顿饭吃肉,在生活条件一般的情况下,贵姐还是认真对待每一顿晚餐,从不敷衍,她变着花样烹饪鸡蛋——蒸水蛋、煎荷包蛋、豆角煎蛋苦瓜炒蛋......

镜头的构图略显随意,创造出一种观望的旁观者视角,让整个场景里的人看上去更加孤独。

相处和睦

贵姐在鸡蛋中倾注的是深沉的母爱,#34;鸡蛋”这一意象也寓意着母子俩平凡简单的生活。

图片 12

02

两饭一菜

两条线的交错在于梁阿姨去到贵姐上班的超市应聘营业员,说自己从前是卖菜的。很简单的一句话,交代出一个人的一生。

电影里的主角贵姐,就是一位如此看似平凡、平淡、平和,却又无比温暖、安静、从容的中年妇女。

阿婆送来冬菇,张家餐桌上难得有加菜,家安吃得津津有味,碗里的冬菇还没吃完,贵姐又笑着往他碗里放了新的一块,眼神中充满了对儿子的疼爱。

下班后,贵姐又在电梯口遇见了梁阿姨,才知道两人做了邻居。

十四岁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出来在服装厂做学徒,赚钱供弟弟们上学。

住匡湖居的表姐抱怨菲佣做饭不好吃,家安却从来没有挑剔过妈妈的厨艺。这个年纪的男生,一般都处于发育期,食量通常比较大,但家安没有埋怨家里饭菜不够丰富,又没有肉吃。去同学家玩耍要离开的时候,他会乖乖地回家吃饭,不去下馆子吃点更好的菜,或许在他心中,世界上最好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

许鞍华很善于表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电影《桃姐》里,在反应社会现实的同时,还清晰勾勒了保姆和雇主儿子这种不是亲情宛若亲情的特殊关系。

中年又丧夫,她尽心尽力的工作,和儿子张家安也相处得融洽。

二、同样是吃饭,有人儿孙满堂,有人孤家老人

这也是她的电影吸引我的一个重要原因,她的人情观不是世故的、也不过分疏离,人和人之间始终有一种说不清、但又微微发热的关联,比如《桃姐》中的桃姐和刘德华饰演的儿子,这部电影中的母与子,贵姐与梁阿姨的关系。

面对新来超市上班的同事阿婆,贵姐完全出于自然、人道的立场,处处帮助她解决一些生活中的困难。

电影中,贵姐和阿安虽然是单亲家庭,但是贵姐的娘家人却各个都比他们有钱,贵姐17岁出来打工,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供自己的两个弟弟上学,弟弟读书之后,飞鸿腾达,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家境富裕,这一贫一富的画面对比,在电影的一开始的生日宴中已经表现得很明显。

梁阿姨去超市买油,站在那发愣,贵姐看见了,问怎么,油不好吗?

刚参加完初中会考的儿子,多数时候都是窝在家里。

在电影中,有两个老人,一个是贵姐的母亲,一个是跟贵姐同住一座公寓的梁婆。梁婆是一个孤寡老人,有一个女儿,有一个孙子,但是七年前,女人出了车祸去世,女婿也带着孙子另娶,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梁婆再也无亲无故。

梁阿姨愣愣地说,连在一起买便宜,但自己一个人又吃不了。

偶尔出去参加团契,即基督教会组织的活动,或到同学家里玩游戏。

电影的一开始,也用一组梁婆日常生活的画面展现她的孤独,梁婆里面有一个梁婆静坐的画面,这种静坐中体现了一个孤寡老人精神生活怎样的空虚!——这就是为什么她要去买个电视机,因为时间太难打发了啊!这也是为什么她用省吃俭用的钱去买首饰给她外孙。而当她见外孙的要求被拒绝,在回来的车上她动情地对贵姐说:“将来我死了,也要保佑家安读....将自己在亲情上的寄托转移到张家安身上,我们看见这个孤寡老人对亲情的迫切渴望。

贵姐就说,那我们一起买,我要两瓶,你要一瓶。

他身上略有些孤僻,但当外婆生病住院时,他仍然一起和表姐送饭给她。

梁婆

这样的场景像定海神针,立在电影里,让人感觉到电影的质感。

也能和妈妈,共同帮阿婆处理点力所能及的事。

同样是年纪差不多的老人,贵姐的母亲子孙满堂,儿女孝顺,儿子还挺有出息。她可以在生病住院的时候挑别医院的粥有药水味,孙女送来的鱼片粥有鱼骨,一定要吃燕窝粥,就在这个病房的“饭桌” 上,老太太吃着燕窝粥,想起了女儿对这个家的贡献,又体现出无限的温情。

看了那么多电影,有些对比特别明显。比如有些电影连篇累牍,对白就像说段子,但看过了,没有任何让人记住的场景,有些电影,看似信手拈来,清清浅浅的一笔,却让人难忘。

母亲的一言一行,善良热情、低调温和、踏实肯干的待人处事风格,深深地影响了儿子的成长。

不过,梁婆也并非无依无靠,至少作为邻居的贵姐把她当成朋友,电影在中秋晚上的一顿聚餐中结束,贵姐母子把阿婆接来家中,坐在一起吃柚子。最后的台词是贵姐说柚子很甜,阿婆点头说:“还有很多汁!”我们于是发现生活和电影都是一样,市井小民日常生活的平凡细节中流露出来的脉脉温情,竟是如此甘甜!

我想这都要归功于导演挖掘素材的功底。

虽然生活在单亲家庭,可他乖巧懂事,与家人相处和睦,丝毫没有同龄人的叛逆。

三、食物与情谊

我想,许鞍华和是枝裕和一样,都不寄希望于通过电影完成过分的自我表达,他们认为素材本身就是一种表达。

其实,这一切都与贵姐春风化雨的家庭熏染有关。

《天水围的日与夜》的海报选取贵姐与阿婆相对而视的一幕,道出了电影中另-条叙事线索是贵姐与阿婆之间的交往:二人由陌生人发展成朋友,最后形同母女,食物成为见证这段关系逐渐升温的关键。

后来,贵姐和梁欢渐渐熟络,贵姐为人开朗热情,常常帮梁阿姨的忙。

影片中出现最多的画面,是贵姐在超市搬运、包装水果。

认识了贵姐。刚开始她们只是点头之交,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加,二人慢慢熟络起来,贵姐的乐观热情、善良慷慨逐渐感染了阿婆。

梁阿姨买电视机舍不得运费,贵姐让儿子来给她抬回家。

下班后有时和阿婆一起购物,然后回家做饭,与儿子共进晚餐,再在灯下看报纸的场面。

阿婆生活节俭,用炒牛肉后留在锅底的油继续炒菜,买10块钱的牛肉就能吃两顿,又因为几十块的搬运费不舍得买电视机。但为了感谢贵姐和家安帮她搬电视回家,她大方地送上一袋几百块的冬菇。冬菇在民间具有“山珍”之称,营养价值高,质量好的干冬菇通常能卖出较高的价钱。简单的一袋冬菇,温暖人心,拉近了贵姐与阿婆之间的距离

图片 13

琐碎、庸常的生活韵律,传递出的却是行云流水般的静谧和谐。

中秋节当天下午,贵姐和阿婆-起去市场买菜准备晚餐的食材,阿婆一路有说有笑,和之前独自去市场买牛肉的阴翳形成鲜明对比,她把家安当亲孙子看待,记得家安喜欢吃冬菇还提议贵姐去买。晚饭过后,三人围坐一桌赏月,桌上放了些应节水果,其中就有一只大而圆的柚子。在两广地区,中秋吃柚子是-项传统习俗,柚子圆圆的,有团圆之意,“柚子#34; 谐音同“佑子”,代表人们希望得到月亮保佑,蕴意吉祥。家安娴熟地剥开柚子,与那个面对榴莲東手无策的少年判若两人,他在成长——更能体谅母亲的不易,并学会力所能及地减轻母亲生活上的负担。

梁阿姨想知道自己的外孙什么时候会得到会考成绩,贵姐帮她问。

仿佛平淡平常的岁月里,蕴藏着生命最平和安详的力量。

可以说,食物在这部电影中,无形中暗示了各个人际关系之间的牵引与纽带。

再后来,梁阿姨想要去女婿那里看看外孙,贵姐自告奋勇陪她同去。

图片 14

四:说回电影本身

人和人的关系是很有趣的,怎样相聚、怎样分离,其中岂不是有大多的因缘际会。而在电影里,聚会和分离,在我看来,也是要很费心思的设计。

乖巧懂事

很多人都说,中华文化很大程度上是饮食文化,从上述几对人物关系可以看出,影片中的情感表达克制隐忍,有着淡然的含蓄之美。而食物更是贯穿整部电影之中。

如果过于刻意,就显得很假,缺乏说服力;如果很疏散,又不够有张力,让人觉得乏味。

03

许鞍华在整部影片中显示了这样的能力,她只是拍出了冰山的一角,但又自然地毫无压迫感地让你感受到了水面之下的体积与重量。总之,影片关注平民的写实风格使电影温情四溢,站在平民的视角叙事,从细微处挖掘出港人内在的人情美,,这种诗意追求令人有出其不意的感动。

许鞍华选择的是:过寿、葬礼、母亲生病住院这三个事件。

这是一部纯净、柔和、安静到近乎极致的电影,若没有足够的耐心,是看不下去的。

而电影的场所——天水围,因为各种先天、后天不足衍生出了许多社会问题:贫困、失业、离婚、单亲家庭、非法移民等,以至于这个新兴社区沦为香港人眼里的一块疮疤。2004年至2007年间,这里相继发生了几起轰动全港的伦常不幸事件,引起舆论哗然。天水围遂被香港媒体冠以“悲情城市”的名号.仿佛成了家庭暴力.堕落、吸毒、犯罪和绝望厌世的代名词。

影片中,这三个事件的关联场景,也是全片出场人物最多的场景,而且涉及到整个家族。许鞍华用穿插其中的这三个场景,依次呈现出整个家族的人物关系及生活差距、家庭和周遭人事的变迁、以及通过母亲的讲述隐约还原出贵姐扶持两个弟弟上学和生活的过往。这是一种完全隐性的讲述,完全通过故事素材本身去完成,没有特定的专门的讲述者或转述者。可见导演对生活挖掘的深度。

可你一旦停下来细细品味时,那感觉会愈来愈醇香,美妙尽在不言中。

2007年,许鞍华带着一颗忧患之心走进了这个饱受争议的社区。但是,她所见到的天水围,并不像先前媒体描述的那样充满悲情。相反,她看到是-个个如你我一样平 凡无奇的生活场景。这种感受写进了影片的片名,其#34;The Way We Are#34;的英文标题,意思就是“我们就是这样#34;

电影中,还有一点是我很感兴趣的,就是关于“吃”的场景。

商业社会的文化环境,充斥着竞争、进取、占有的气息。

许鞍华曾接受记者采访说:“现在的港人不问过去不问将来,只是活在当下,对很多的问题都不深究。香港非常的开放,可以说只要不犯法,做什么都可以。但是香港人也是明察秋毫的,虽然他们很多时候都不说出来。我作为一个典型的香港人,同时也是一个拍戏的人,努力去拍摄出这里的喜怒哀乐。所以说起来我要感谢香港这个地方。#34;

我印象中,除几场母子二人吃饭的戏之外,还有梁阿姨一个人吃饭的戏,吃的东西包括冬菇、月饼、榴莲、柚子。我在想,这些和吃饭有关的戏到底有什么用处呢?或者,它向我传递了一种什么讯息呢?

人的欲望被空前的解放了出来,汹涌堪比滔滔东流的黄河。

用她自己这段话来解释天水围这部影片,应该是一个最好的注脚。

图片 15

丛林法则蹂躏之下的个体,在疲于奔命的应战中,内心丢失了许多感知美好的能力。

我是南风恋,更多电影推荐,请关注我!

吃是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仪式,也是最富生活气息的仪式。

耻于谈论平凡平淡的现代人,多少人还能平和地穿行在人生的旅途中。

吃在马斯洛的需求层级上处于最低层,是人的生理需求范畴。

《无间道》里有句歌词,“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 ,这是描述也是讽刺。

《平凡之路》则说,“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这是过程也是解脱。

从一个人吃的态度上,也可以看出她的生活态度。

图片 16

在影片中,和吃相对的一个意象是“报纸”,同样也在电影里反复出现。

善良热情

我想导演的用意是截取这两个意象,来分别指向这个阶层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场域。

愿你在一生平凡平淡的生命时光里,有一颗平和从容的心,捕捉属于你的美丽与优雅。

他们很平凡,过的是一日三餐的简单生活,累的时候,一张报纸就足以给她们带来些许闲适。可他们认真、知足,也会去认真去品味眼前食物中的滋味,就像去品味生活本身。


许鞍华的电影属于低兴奋度的电影,比我通常喜欢的生活叙事类电影的节奏更慢,剧情要更平缓。

推荐阅读: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是枝裕和电影中对“矛盾”的把握,让平淡的叙事更富有吸引力。

散文|音乐杂感

但不能不说,许鞍华的电影叙事也有她的魅力,让我愿意选择看下去。

散文|母亲再也不做衣服了

写作|在简书日更,你至少能养成3个好习惯

电影|《桃姐》:有一种温暖,叫你的陪伴

一个人身材好究竟有多重要,你知道吗?

下一篇:没有了